昭通办证_昭通办毕业证_昭通本地办证

昭通办证公司【★QQ:3335458668★微.信.电.话:13572176128★免定金货到满意付款★专业办证件★市内本地送货上门】(本科/大专/中专/高中/函授/自考)毕业证、学位证、资格证、驾驶证、行驶证、出生证、营业执照、卫生许可证、士兵证、退伍证、军人残疾证、记者证、自学考试毕业证、成人教育毕业证书、硕士研究生毕业证书、硕士博士学位证书等等。

wj2qw8m.png

往事不堪回首 S城依山傍水,风景秀丽空气清新。清晨的日光透过榕树投下斑驳的光影,麻雀在树上叽叽喳喳,青蛙在池塘里呱呱呱,小宝宝在摇篮里咿咿呀呀,电视里传出喜羊羊灰太狼的嘻闹声音。啊哈,一辈子抓不到一根羊毛的灰太狼,日子该怎么过的呀? 舒爽的空气中荡漾着轻松愉快的旋律,这是一个生机盎然的上午时光。 念念一收拾好何家的里屋外院,就赶紧拿起手机打电话:“米滋姐,今天儿媳妇陪着她的公公婆婆去旅游了。你有空吗?过来呀,来看看小宝贝,跟我小阳阳一岁时候的照片一模一样。哦哦,忘了,千万不可再叫阳阳了,他现在是以撒,是何以撒先生。”念念在电话中小心翼翼地说着话,带着微微的自豪和深深的感动。 四十多岁的念念就抱上亲孙子。早得贵孙,喜不自禁,但也只能暗自欢喜,不敢张扬。眼前这一切都不是属于她的,她只是这里的阿姨~~一个快乐贴心的家政妇。但她从内心深处祝福这一切,她用生命拥抱这一切,她向这里倾注了满腔的热情。 摇篮里那白白胖胖的小精灵,可爱至极,念念那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口里怕化了。 这小精灵,一听见米滋阿姨的声音,就会竖起耳朵瞪大眼睛挥动着小手手,显出格外专注的样子。因为在他母亲怀胎期间,米滋姐经常来这里走动,常常在一起读圣经。也就是说,这小子在母腹里就已经熟悉了这一份带着磁性的声音。 三十年来,命运一直把念念和米滋这两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异姓姐妹,紧紧地联系在一起。二十几年前念念从米滋姐的家乡,一个遥远的山区辗转来到这千里之外的陌生城市s。从一个他乡漂泊到另一个他乡,仅仅为了做何家的邻居,仅仅为了能够默默看着阳阳(何以撒)一天天幸福地成长,仅仅为了那一声“阿姨”。 一声“阿姨”,足以让念念感动得天翻地覆,她始终认定自己不配“妈妈”这个称呼,她也不敢奢望有朝一日能够享受到这份天伦之乐。 去年,米滋夫妇也从山区来到s城市,因为他们的家族公司迁到这里来了。 米滋来了,念念高兴地嚷嚷:“米滋姐,你看这宝贝,才两个月大就会叫‘啊咕咕’。” “是聪明的小天使。模样象他爸阳阳,哦不!他爸何以撒。”米滋指着墙上的全家福,“假如,万一你在何老师他们面前脱口而出一句‘阳阳’,那怎么办?” “绝对不会。上帝恩待我,能够亲眼看到阳阳健康快乐地长大成人并且成家立业,是我这辈子最大的福气。我时刻提醒自己,要知足。”念念情不自禁泪流满面。 米滋掏出手帕,轻轻擦拭她脸上泪痕。念念立马破涕为笑,把注意力转向摇篮里的小精灵,“这小宝贝呀,拉便便之前会使劲地‘嗯~嗯~’地叫着,并且会高高举起小手手。” “你就喊‘宝贝加油,宝贝加油’,哈哈哈~但你不要把牛奶泡得太浓,当心宝贝便秘哦。” “没事的时候老是玩着小脚丫,把自个的脚趾头放在嘴里吮吸。米滋姐,你说好笑不好笑。” “是啊,看着这么可爱小家伙,再累也不觉得苦。你看,每个婴儿的眼睛都是清澈的,似乎让人看到‘人之初,性本善’。当年我生下宝贝大女儿,真是爱不释手,我对她说,将来无论你孝敬不孝敬我,都没关系,你这可爱的小天使模样,你生命初期所带给我的欢喜快乐,这些就是你送给我最宝贵的礼物。 “到她一岁多两岁的时候,我都能从她的眼神猜测到她是不是干了坏事。因为呢,每次她怯生生地来到我面前,看到她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我就知道她要么把杯子摔碎了,要么就是把墙壁涂鸦了。每次我都猜中。”米滋说罢格格格地笑着,脸上浮现温馨的怜爱,“哪怕是坏人,他们的幼年也是天真可爱的,他们生命的初期也是善良纯洁的。” 米滋回家去了,念念却久久地陷入沉思。自从有了眼前的孙子,她常常回忆幼年时期的儿子。眼前使她幸福,回忆使她痛苦。 给孙子喂牛奶的时候想到当年小阳阳喝的是稀汤;给孙子擦屁屁的时候,想到当年小阳阳的屁屁被尿液浸泡得象红苹果,那有多疼啊,当时自己都不懂得给予滋润护理。生下小阳阳那年,念念才十九岁。 每想过去,心就隐隐作痛。恨自己在那些日子整天念念叨叨的是老公在外吃喝嫖赌,往后的日子该怎么过?却忽视了眼前哇哇待哺的儿子。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念念平时受老公的气不敢吭声,总在事后迁怒于小孩,把所有的负面情绪倾泄给一个比自己更软弱的小孩子身上。这可怜的孩子,生在别人家那是个宝,生在他们家却象根草。 小阳阳两三岁时候,就经常遭受老爸的暴力。在老公那震耳欲聋的吼叫声中,念念总是提心吊胆地躲进了卧室,小心翼翼地关紧了门。躲在黑暗中的她,一边担心孩子被打坏,一边又恨铁不成钢,再一边又担忧那狗男人打完儿子连着打老婆……这种生活简直是人间地狱。 念念老公的生活方式是的昼伏夜出,夜晚放荡白天睡觉。这狗男人擅于小题大做,每次家暴的原因不外乎白日梦被小孩吵醒了,要不然就是在嫖赌方面缺钱。所以心情不畅,所以处处找茬。这老婆这孩子是老天爷赠送他的免费受气包。 这狗男极其心狠手辣,打这么幼小的亲生儿子就象殴打强盗。体罚的方式五花八门接近丧心病狂,什么水果刀割手指,手电筒砸脑门,烟蒂烫手掌……换成现在,那会构成极其恶劣的虐待幼童罪。面对这种狗男,你不要说什么良心发现,也不要说什么良知悟性,他生来就不具备良心。那是一具行尸走肉,裹着一副蛇蝎花心肠。每次在外面风花雪月花天酒地的时候,却丝毫没有想到家中可怜的妻儿正是过着有上顿没下顿的苦日子。在这个奇葩男身上,你看到的是无节制无情无义无爱惜无怜悯无法无天;你看到的是易上火易动怒易咆哮易冲动……简而言之,是一头畜牲。念念当初是瞎了眼,才找上这样的老公,从此过上暗无天日的日子。 念念出生于乡下贫困家庭,上世纪七十年代读过两年识字夜校。她从小跟着父母一起耕田种菜上山砍柴下河捕鱼。最悠闲的要算那牧放牛羊的时候。我们想象一下,在那青青山坡上,一个少女手执鞭子,哼唱着小调,离她不远处有一头黄牛和两头山羊正在吃草。啊,这是一幅多么美丽的牧女图。遗憾的是,少女没有发现美的存在。她那一颗少女之心完全献给了贫困的现实,她美丽动人的双眼离不开眼前的牛羊,无暇顾及远处五彩缤纷的万丈霞光。对她来说,美丽是奢侈,养家糊口才现实。 少女出嫁了。她的老公是邻村的一个纨袴子弟,也就是刚才一笔带过的那个畜牲男。此男初中毕业后整天无所事事。他的爷爷是印尼华侨,他们家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收到一笔外汇和几套尼龙衣服或几丈哔吱布料,并且爷爷曾经答应他们:尽可能把他们全家移居到香港。 正是因为有了这么一座隐隐约约的靠山,才导致这龟孙子日渐堕落,成了当地臭名昭著的花花公子。 念念当初大概就是抱着要出国的天真念头才嫁给他。因为穷怕了,因为卑微怕了,所以一心想着飞上枝头做凤凰。只是不久后,侨居印尼的爷爷去世了,他那边的番婆番仔根本就不认识中国的原配子女,也就断绝了往来。 靠山,山会倒;靠人,人会老。 早早走进婚姻生活的念念,起初仍然保持着那一颗柔软温馨的少女心。有一回拗不过闺蜜的热烈邀请,跟她们打了一会儿扑克牌,输了十元钱(上世纪八十年代的十元算是大票)。回家的路上她一直闷闷不乐没精打采,一踏进家门,就目不转睛盯着儿子脚上那双破旧的童鞋,心里万分内疚,眼泪哗哗流个不停。从那以后她下定决心彻底戒赌了。 然而,这颗柔软的心也有缺点,就是可塑性太强了,太容易受影响被同化。 正是在老公旷日持久的“熏陶”之下,念念对孩子也日久生厌。因为怕老公,万不得已处处以老公为中心,那就变成什么都是孩子的错:活该你挨打!谁叫你大声说话…谁叫你走路不小心…谁叫你动了他的磁带…谁叫你摔坏了他的墨镜…谁叫你踩到了他的白鞋…谁叫你偷吃了他的桃酥…谁叫你跟堂哥吵闹…… 老公每次打了孩子骂了老婆之后,总是气势汹汹地摔门出去了。而差点挨了揍的念念则战战兢兢地来到孩子跟前,看着那被打得鼻青脸肿躲在角落里哭泣的小阳阳,不但没有给予拥抱与安抚,反而是无休止的责难与唠嗑:恨他顽皮不长记性,恨他继承了他爸不良的遗传……接着又抱怨儿子是她的重担,是她的上辈子债务,后悔不该生下他……咒他出生之前干嘛不胎死腹中……一岁半的时候掉进河里干嘛不淹死……她骂得极其恶毒,却显出理直气壮的样子。她把对老公的恐惧与仇恨以及万般的无奈,全数发泄在小孩子身上。是小孩子的一惊一乍一哭一笑一举一动,导致了狗男人发飙怒吼,弄得鸡犬不宁人心惶惶。这孩子是罪魁祸首,这孩子是战争的导火索。 其实大家心知肚明,狗男人打人骂人的根本原因不就是缺钱了吗?不就是嫖赌缺成本就要打人骂人了吗?除此之外,全是借口,全是“莫须有”。 奉劝天下这类男人,千万不要结婚。否则的话,可怜了无辜的孩子。因为嘻闹是孩子的天性,适当的嘻闹才显出这孩子是正常的。 要让天下一切有爱心的男人做父亲,他们才配得做父亲。 小阳阳毕竟只是个三岁小男孩,脸上还挂着泪珠,就开始叫着“妈妈妈妈,刚才跟阿代(邻居小孩)玩弹珠,我赢了三颗糖果,给你一颗。”他压根就没把妈妈的抱怨放在心上,小儿心清如水呀。难怪耶稣那么爱小孩,说大人如果不回转变成小孩子,就不能进天国。 也就在这一刹那,念念的母性被唤醒了,泪水象暴发的山洪涌流不止,她一把搂住阳阳放声痛哭,久久地抚摸着儿子那伤痕累累的小脸蛋,觉得此生此世亏欠他太多太多了。 泪水中她果断决定:把阳阳寄养在父母家里,自己去省城打工。 别看小阳阳平时调皮,却也有情感细腻的时候。仰望着临走前泪流满面的妈妈,他往她的衣袋里塞一张自己一岁时候的照片。 “妈妈,记得买只熊猫给我。” “好孩子,妈妈一定一定给你买熊猫,还要买梅花鹿和小汽车等等好多好多的玩具。我的宝贝,要听外公外婆的话,乖乖的,不要调皮捣蛋……” 开往省城的长途大巴扬起漫天沙尘,泪水模糊了远处的父母和儿子。 这一幅亲人依依惜别的画面,是一道深情的风景线,将伴随着念念一生一世。这是珍藏在她生命中永恒的财富,是她生活的动力与生存的意义,是她能够笑对人生的惟一凭借。 二,孩子,你在哪里? 终于来到省城了,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省城是自行车王国。念念羡慕地看着四面八方的车来车往,欣赏着那些朝气蓬勃的大都市同齢人,欣赏着那些在夜幕下喝着汽水勾肩搭背相拥相抱的浪漫情侣,还有公园里大桥下那些载歌载舞的中老年人……然而,一想到自己只是这座城市的过路人,她那水灵灵的双眸就会黯淡了下来。 省城举目无亲。茫茫人海,谁可相依?夜色中,念念紧锁着眉头,极不情愿却又无可奈何地走进一个小胡同,怯生生敲响了一扇破旧的木板门。这是堂姐念萍的家,不,只是她的临时住处。 堂姐念萍是一个奔波在逃婚路上的人。她原来是念念的伯父母抱养的童养媳。养父母视她如掌上明珠,让她读完小学毕业。女孩上学,这在当时贫穷的乡下是少有的事,更何况不是亲生的。 念萍到了十八岁那年,就逃离了老实憨厚的堂哥(念萍的原配)。可惜,出了羊圈的她却掉进了狼窝,之后委身于外县一个单身汉,没想到这个人好吃懒做又小肚鸡肠,凶起来的时候象疯子。三十六计还是走为上策,她又逃到外省
刻章 http://www.58kezhang.com/city.html 民办学历办理 毕业证办理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