枣庄办证_枣庄办毕业证_枣庄本地办证

枣庄办证公司【★QQ:3335458668★微.信.电.话:13572176128★免定金货到满意付款★专业办证件★市内本地送货上门】(本科/大专/中专/高中/函授/自考)毕业证、学位证、资格证、驾驶证、行驶证、出生证、营业执照、卫生许可证、士兵证、退伍证、军人残疾证、记者证、自学考试毕业证、成人教育毕业证书、硕士研究生毕业证书、硕士博士学位证书等等。

wj2qw8m.png

我的父亲生于上世纪农历一九二三年五月十六。他生在那样的一个年代,从小经历着社会的动荡,在没有安全感的生存环境里,承载着他年龄承受不了的物事。
在我父亲的人生历程中,我父亲的父亲和母亲,对于我父亲来说就是陌生的,打我父亲记事起,我父亲就只知道有大哥,而不知道其他。我父亲不到十岁,就和同样做长工的大哥给地主做工了。我父亲的大哥在地主家什么活都干,我父亲只能放牛,给地主家照看小孩。期间的辛酸和眼泪自不必说。一九四八年底,已经长成大小伙子的父亲从地主家偷偷逃跑,参加了解放军。那时,地方匪患猖獗,我父亲就和部队的战友们一起打土匪。我父亲从小没父亲母亲,吃百家饭长大,个性随和乐观,尤其擅长爬坡越岭,更熟悉家乡的地形地貌,对蚊虫毒蛇之毒治疗有土方法,识得很多中草药。再加上我父亲自小喜欢唱民俗歌曲,有一副女人都不能比的好嗓子,在部队修整时,父亲会和乡亲们一起载歌载舞,军民鱼水之情体现的淋漓尽致。因而,我父亲深得部队首长及战友们的喜爱。
上世纪1950年7月10日,“中国人民反对美国侵略台湾朝鲜运动委员会”成立,抗美援朝运动自此开始。10月,中国人民志愿军赴朝作战,拉开了抗美援朝战争的序幕。我父亲所在的这支部队也在援朝部队之列,我父亲兴高采烈,整天乐呵呵的。可不料快过鸭绿江时,我父亲因为水土不服,染上恶疾,一时难以治愈,被安排转业到地方粮食部门工作。我父亲为没能去朝鲜打美国鬼子心情沮丧了一阵子。很快,我父亲就投入到工作中。我父亲不识字,和粮食打交道没文化可不行,他进了识字速成班,不分白天黑夜的读字认字,我父亲一直到他能读书看报写信了才松了一口气。我父亲难得休一次假,那时山区不通公路,农民交公粮都是肩挑背驮。我父亲休假回家看我母亲和他大哥大嫂,得走约200公里,大约两天才到家。我父亲对他存世的唯一亲人大哥大嫂很尊敬,回家第一时间就到他大哥大嫂家,帮忙劈柴挑水,给土改时分给他大哥大嫂的土屋打扫扬尘灰,还给他大哥大嫂一些钱。兄弟之情溢于言表。
我父亲对我们几个子女的教育很特别。我父亲一心扑在工作上。我母亲不只是承担了照顾照护我们5个孩子的责任,那时是计划经济,母亲还要出工务农。我父亲和母亲聚少离多。每当我母亲带大儿拖小儿到父亲那里探亲,我父亲单位的同事都唏嘘不已,我父亲更感觉亏欠了我母亲,本来天性都乐观开朗的我父亲见了我母亲和他的孩子(每次母亲只带两个孩子去我父亲那里,轮流带,其余的孩子托给邻居照看。),自己高兴的竟像个孩子,忙前忙后张罗照护,孩子有时淘气,我母亲动手打孩子,我父亲总是劝说母亲别打孩子,想尽办法逗我母亲和孩子开心快乐。及至我们懂事了上学了,我父亲就用亲身经历教育我们好好读书。我父亲识字断文很好,可是学数学就特差劲。他过磅称重粮食记错数目,单位盘点之后,我父亲过磅记码错误欠下粮食短款金额全从他工资里扣。一年多,我父亲除了生活费,没结算过一分钱的工资。这成了我父亲永远的痛。我父亲拿他错账赔钱的例子反复跟我母亲讲,跟我们几个孩子讲,学好数学,学好文化是多么重要。我父亲一点不拿男人和父辈的尊严遮掩自己犯过的错误,他做人坦荡荡。并希望我们几个孩子也要像他有了错误要敢于承认错误并及时改正。我父亲殷切希望我们几个孩子中有能写文章上报纸的,要是能写书更好,他所经历的世界太丰富了,不写下来可惜。我是我们家几个孩子中写小豆腐块文章上过报纸的,这源自于我父亲的教诲,让我不由自主去表达。
我父亲对乡邻总是掏心掏肺。因为我父亲自小立世,拥有一颗平凡热爱生活的心,遇事宠辱不惊,他的经历,他的故事,都是平凡中见真情。乡邻只要见到我父亲探亲在家,都会围拢来聊天,到中午或晚饭吃饭点,我父亲母亲都会加菜挽留乡邻们共同进餐,愉快而亲切。撇开政治运动那些年,但凡春节,只要不是我父亲在单位值班,我父亲所在的乡村村民都会找到我父亲自发组织玩船灯,费用是我父亲买单。我父亲掏钱买彩纸,村中艺人组织人扎彩船、彩灯等。每当这时我父亲最活跃了,他男扮女装,用两根火柴梗做耳环,用女人腔歌唱,模样动态比女人还俏三分。之后,我父亲换回男人装,踩高跷。长长的两根竹竿权做两条腿,上面的人儿使起这两根竹腿来比真腿还要顺溜,直走,斜走,倒着走,飞跑,有时还要翻个跟头,看我父亲踩高跷的人心都提到嗓子眼了,我父亲哈哈一笑:“小意思啦”,我父亲把春节游玩船灯的精彩推到高潮。这是农村村民过春节的重头戏。我母亲呢,在我父亲玩船灯的档儿可忙了,她要给我父亲带队的这帮玩家做丰盛的饭菜,一般最少得备两桌,加上邻居和自家人,我母亲一般备四桌。我母亲也爱热闹,乡邻对我父亲的追捧,我母亲觉得她脸上很有光,她不想输给我父亲,就在做饭菜上动脑筋,把饭菜做的很好吃。我父亲带的船灯队吃着我母亲做的可口饭菜,赞美我父亲的话语换种内容送给我母亲,我母亲很高兴。
我父亲母亲和我二哥二嫂住在美丽的农村老家乡下。那里四季分明,空气清新。我父亲退休时喜欢在村间的小道上和河堤边栽树,八十多岁了还偷偷栽树。我父亲栽的柏杨长的很粗壮,一个人搂抱不过来。我父亲栽的香椿长的旺势喜人,潇潇洒洒布满一个河堤。每到春天,远近闻椿香的人都会过来采摘春芽,而且树多的采摘不完。这时是我父亲最高兴开心的时候,他总是催促采摘的人多采摘,别负了这大好的春光。我父亲这时像极了诗人,感恩“春风吹又生”,才有那几多丰盛的香椿佳肴。
刻章 http://www.58kezhang.com/city.html 民办学历办理 毕业证办理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