盐城办证_盐城办毕业证_盐城本地办证

盐城办证公司【★QQ:3335458668★微.信.电.话:13572176128★免定金货到满意付款★专业办证件★市内本地送货上门】(本科/大专/中专/高中/函授/自考)毕业证、学位证、资格证、驾驶证、行驶证、出生证、营业执照、卫生许可证、士兵证、退伍证、军人残疾证、记者证、自学考试毕业证、成人教育毕业证书、硕士研究生毕业证书、硕士博士学位证书等等。

wj2qw8m.png
今天叶楣休息,一大早她就起床了,揉面粉,蒸馒头,炖山药排骨汤…!做完这一切,她又开始整理房间。房里空无一人,这个时间段徐锦江应该在厕所里拿着报纸看。他的手机撂在被子里,叶楣很自然的拿起,准备放到床头柜上。手机‘叮’一声,信息。自然的叶楣随手翻看,啥信息?这一看,叶楣心脏似乎猛得被人敲击了一下疼得难受。叶楣一屁股跌坐在床上。徐锦江拿着未看完的报纸从厕所里出来:“老婆,早饭做好了吗?你老公我饿了”
  
  “你饿了,找春春老婆给你做啊?”叶楣声音平稳的出奇。
  
  刚坐下的徐锦江,屁股像是被针扎了弹簧一样从沙发跳起扑进房:“说什么呢?"他一把抓起手机,折回客堂。叶楣紧随其后:“别删呀,留着看看啊。”
  
  “一大早,别没事找事,我抹=删什么删,她是我游戏里的老婆,你怎么那么小心眼呢?”
  
  “啥游戏呀?娶了几房?”
  
  “能娶几房?你不懂的。我先去上班了。”徐锦江猴急的模样,就像是此时他手上有一个烫手山芋。一出门,徐锦江不由深吸一口气,整个人松懈下来。但想想还是后怕,走到楼下,他拨通丁春雁手机:“春,你怎么回事,对你说了几次,不要打电话不要发信息给我,我会给你打的嘛。我老婆都嗅到味儿了?一个尽质问我。”
  
  此时的丁春雁正走在去上班的路上:“咯咯,被你的傻老婆歹到了,甩巴掌了没?”
  
  “什么话,谁甩谁巴掌还不知道呢?”徐锦江哈哈笑着:“春,记牢,下次别给我发,让我给你发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那我想你了,怎么办?”丁春雁扭着细小的腰,娇嗔道。迎面走来提着菜篮子的老头,忍不住频频看向丁春雁,眼睛一眨也不眨。
  
  “呵呵,想我憋心里,咱见面了,好好犒劳你…下回请你吃大餐。”徐锦江一路说笑。已是深秋的季节,路边的银杏已是一片深黄。风轻晃,一些想攀住树枝,作最后挣扎的叶片儿,终敌不过命运的拉扯,纷纷坠落下来。铺了一地金色的毯子。徐锦江想着今天真是个迷人的秋日啊!下次带春来这走走。
走着的徐锦江突然站定,拿出手机拍照。身后一阵刺耳的汽车刹车声响起,伴随着人群的尖叫。手机和徐锦江的人一起被车子的撞击高高抛起又应声落地…!
  
  自徐锦江出门,叶楣头一回什么也不想做,歪在沙发胡思乱想,脸颊依稀有泪痕。徐锦江该不会?一想到这叶楣的心就猛得抽了一把。叶楣她不敢往下想。
徐锦江是叶楣第二任丈夫。听徐锦江说,他前妻和儿子出外旅游,中途出车祸就再也没回来。叶楣第一次婚姻,前夫是赌鬼,输净家财。叶楣苦苦相劝,却顿顿换来他的拳脚相向。有个晚上叶楣一个人在家,听到敲门。她隔着防盗门往外看,喝得醉熏熏的前夫和一个从未照过面的男人。一进家,前夫扯过叶楣往那男人怀里塞:“呶,让她陪你,今账抵消抵消,我去睡会儿,嘿嘿,动作可别太大啊…哈哈!”
  
  “喝喝,怎么喝不死你呢?”叶楣上前去扶,被前夫用力一推,又推回那男人怀里:“去去,陪陪我哥儿们,今晚你是他的了,给你也换换口味,哈哈!”前夫指着叶楣的鼻尖跌跌撞撞往卧室去便用力关上门。叶楣没站稳,一个趔趄,差点摔去。那个一直站在旁边的男人,不失时机抓住叶楣:“今晚他把你抵给我了,300元,走走-别浪费时间。”一只手不怀好意在叶楣胸口摸索。
  
  面对眼前突然的变故,叶楣如晴天霹雳一般。她吓得瑟瑟发发抖,拼命扭着身子,大声尖叫。静寂的夜因为她杀猪般的叫,显得极为恐怖。男人扭过她的手,捂住她的嘴,往门里拖。门外突然响起隔壁王婆的声音:“叶楣,叶楣,你怎么了,作孽哟,李强又打你了?”叶楣被男人捂着嘴巴,只会发出“哦哦”的声音。王婆还在那喊:“叶楣我知道你在里面,你再不出声,我可要打110了?”一听110,男人慌了神,松开叶楣,又突然抓了一把叶楣的胸:“又不是黄花大闺女,搞什么矫情?被老公货品一样抵账了,还在装清高,老子还不稀罕。哼-你老公欠的钱,明天还,否则,砍了他的手。”男人大摇大摆拉开大门,冲着门外的王婆叫骂:“老不死的,鬼叫什么,弄死你!”王婆不示弱:“畜生,你来呀,我儿子公安局的,看谁弄死谁?”男人举起的拳头又落下,走了。待王婆走后,叶楣关上门,拿起晾衣架,冲进卧室,对着睡得死猪一样的前夫劈头盖脸的打。
  
  离掉那晚,叶楣缠着闺蜜叶子喝得酩酊大醉。正是那一晚,她遇到现在的丈夫开出租的徐锦江。那晚,徐锦江累坏了,陪着俩个醉酒的女人沿着环城公路兜风。好不容易套出其中一个醉鬼的家庭地址,终于把无人认领的货物卸掉了,却忘了收出租费。可是,人的命运就是那么奇怪,以为从此毫不相干的俩个人,偏偏又遇上了。叶楣一点记忆也没有?但徐锦江记得。叶楣一上车,徐锦江一直盯着她看:“上哪?”

刻章 http://www.58kezhang.com/city.html 民办学历办理 毕业证办理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