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州办证_泰州办毕业证_泰州本地办证

泰州办证公司【★QQ:3335458668★微.信.电.话:13572176128★免定金货到满意付款★专业办证件★市内本地送货上门】(本科/大专/中专/高中/函授/自考)毕业证、学位证、资格证、驾驶证、行驶证、出生证、营业执照、卫生许可证、士兵证、退伍证、军人残疾证、记者证、自学考试毕业证、成人教育毕业证书、硕士研究生毕业证书、硕士博士学位证书等等。

wj2qw8m.png
凌晨的寒风中,凌花挑着两箩筐蔬菜往城里赶。一头蓬乱的头发,沾满了露水,湿嗒嗒的粘在额头上。一张粗糙的圆脸蛋堆着生活的风霜和无尽的疲惫。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操劳,才30岁的女人,看上去50岁还不止。那天,她听到别人在背后说她:这种女人哪个男人敢要她?不离婚才怪,听说脑子有问题的…!那些说凌花的人根本不避讳她,指指点点也是光明正大的。因为她们都知道,不多话的凌花木木,傻傻的…!
  
  在一个夕阳非常美丽的傍晚,成年的凌花在灶头烧火,听到外头的母亲在与前来相亲的人说,凌花5岁的时候,发了一场高烧,得了轻微的脑膜炎,所以人看上去木木的,其实不傻…!相亲的人直叹凌花真可惜了,不然凭她的相貌,还可以再找一户更好的人家。凌花,根本不知道什么是爱情?也没有尝到恋爱的滋味?23岁的凌花嫁给了隔壁村的瘸子40岁的张水。张水外表看似屠夫一样的凶悍,凌花结婚这一天第一次见到他,吓得莫名的哆嗦,怯懦的往墙角移。前来凑热闹喜的邻居叫着绰号张瘸子:你媳妇挺漂亮,羞溚溚大家闺秀…!张瘸子哭笑不得,他虽然瘸但心里明镜似的,他知道他们在取笑他娶了一个傻子。今晚,他一口气吹了好几瓶老白干,晚上…隔着张瘸子厚厚的那层土墙,左邻右房都听到凌花被凌迟一样的鬼哭狼嚎!
  
  婚后的凌花,常常被火爆脾气的张瘸子拳脚相向,她的脑磕更不开窍了,有时候,一阵阵的晕眩,让她好几次差点栽进水沟里。走路也越来越和她的丈夫张瘸子一样,只不过凌花是轻微的崴着走路,让人感觉是裤裆那里生了啥东西?每当,凌花在村里走动,常被人笑话,问她是不是被张瘸子的棍子捅成这样的?凌花不懂他们说什么?遇到熟悉的一味的冲她们笑笑,然后低着头走她的路。看着凌花这样,老母亲老泪纵横,颠颠的跑到凌花家里,规劝女婿善待凌花一点,莫要等到凌花真傻了,啥活也不会干?张瘸子依旧喝他的酒,老太太唠唠,张瘸子随手拿起板凳就砸,老太太抹着眼泪一走,凌花又被张瘸子老鹰抓小鸡一样拎过去…!凌花家里穷,俩兄弟和凌花从小被人欺凌。长大了,兄弟相继成家,凌花受了欺侮,兄弟上门找张瘸子理论,又被张瘸子打了回去,从此兄弟俩没再顾问凌花的事。
  
  第二年,凌花涎下了一个肉乎乎的小男孩。张瘸子的心情大悦,破天荒的半年没对凌花动过手。凌花也因为身边突然有了一个小生命,天真的笑容里多了一层母亲的温柔细腻。但凌花的好日子过得并没有多久,张瘸子和林寡妇眉来眼去,直至张瘸子干脆把林寡妇和她的女娃安置在家里一起生活的时候,凌花成了保姆也成了林寡妇的眼中钉。好在,凌花的儿子因为是张瘸子的肉疙瘩,林寡妇才手下留情。
  
  可是,凌花忍辱负重在命运的道路上走得磕磕绊绊,却最终还是没能逃开被离婚的下场。28岁的凌花被赶出了家门。凌花,更不会说话了。离婚的凌花无处可栖,卷着自己当初嫁过来的一床棉和少得的可怜的几件生活用品、衣物,放进平常卖菜的箩筐里,挑着往母亲住的地方去。一些平常要取笑她的邻居看到凌花的模样,难得生出了一丝怜悯之心,有的往她的箩筐里放点馍,有的搁几个鸡蛋,老强婶最大方了,把一件给闺女做的大新夹袄给了凌花…!凌花不知道今天这群人怎么了?好像变了性子一样?她一直憨憨的笑着,给她们不知躬了几回腰…!
  
  凌花原先住的老房子早被兄弟俩合并造了房子,凌花母亲每隔半个月从一个儿子迁到另一个儿子那里轮流住。这样,母亲每隔半个月的迁徙,队伍里多了一个凌花。

刻章 http://www.58kezhang.com/city.html 民办学历办理 毕业证办理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