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办毕业证_沈阳办理毕业证

沈阳办毕业证【★QQ:3335458668★微.信.电.话:13572176128★免定金货到满意付款★专业办证件★市内本地送货上门】(本科/大专/中专/高中/函授/自考)毕业证、学位证、资格证、驾驶证、行驶证、出生证、营业执照、卫生许可证、士兵证、退伍证、军人残疾证、记者证、自学考试毕业证、成人教育毕业证书、硕士研究生毕业证书、硕士博士学位证书等等。

wj2qw8m.png
晚饭前,陶老爷子散步回家打从我的门前经过,我抓住机会,喊道:“陶爹,您从哪里来的?”陶老爷子虽然站住了脚,眼里却带着疑惑:“你找我什么事?”我看出了陶老爷子的疑惑,说道:“今天中午,我和镇统计干事到您家,您的门锁着,没有见到您的人。您的帐记录了吧?”陶老爷子很干脆的说:“帐记录下来了。”我说:“吃了晚饭就到您家里去。”我吃过晚饭,来到陶老爷子的家里,陶老爷子拿出账本,我看了看,记录得真过细,每一天的开支,如早餐开支多少钱,买菜的明细,如豆腐多少钱,多少斤,还真是那么回事。只是收入,一个月的退休工资没有记录。我提醒老爷子补上,老爷子好象还有点不愿意,我说:“没事的,您不要有什么顾虑。”老爷子才补记了退休月工资这一项。我细心的对老爷子说:“您把居民身份证给我,我明天到市里给您拿一款新手机,上新号,以后用手机记账。”陶老爷子拿出居民身份证交给我,问我的手机号码,可是,市统计局发给我专为记账辅导用的新华为手机号码记得不准确了,我说:“我明天告诉您吧。”话一出口,我看出陶老爷子的眼里闪出不放心的神色,我立即从老人家桌子上面拿出一张纸,用笔写下了我的正在用的先前的一个手机号码。临行前,我没有放弃机会与老人家套近乎,说:“我的祖父在您那边的兽医站工作的时候,在您的家里住过好长时间。”陶老爷子说:“啊,原来那位老兽医杨爹就是你祖父,哦,知道了。”我说:“明天晚上给您送来新手机。”

万事开头难,第一个身份证拿到手了后来应该顺利的,可是事情却并不是这样的逻辑。

我步行到住户彭某家,彭某的妻子在家打理生意。我说:“请你们给我身份证,你们两人任何一人的身份证都可以,我明天去市统计局,给拿回来一部华为的新手机。”彭某接着和我闲聊了一会我们兽医站以前的一些事情。彭说:“明天早上给身份证吧。”

我步行到粮站,不知道羌某的住址。老何的住址也不知道。镇统计干事的内堂兄、内堂嫂还没有回来。我步行回家了。镇统计干事与我白天走访漏了一户,我拿出那张印有十户电话号码的纸张,照着电话号码打给住户蔡氏。我撒谎着说:“白天里镇统计干事和我走访住户,没有见到你。明天早上把你的身份证给我,我到市统计局给你拿回一部新华为手机。”她说:“你明天早点过来,七点钟我送孙子上学后不在家里了。”我说:“好吧。”

我打住户黄某的电话,一个年轻的女子接的电话。我问了记账的情况,她说:“帐记录下来了。”我说:“你明天早上把身份证给我去市统计局替你拿一部新手机来。”她说:“这个吗,身份证一定得交给你呀?”我听出了她话的内涵,她根本不认识我,一次面都没见,身份证交给我放心吗?我急转弯,说:“这样吧,你把身份证交给我不放心,明天你可以随我到市统计局去领一部新手机,马上要实行手机记账。”听我这样说她答应明天一起去市里。

我在家里过了早,便开始去收住户的身份证。第一站,胡老头的门店。我很客气的称呼了一声“胡爹”,以前和胡老头说几句笑话的,这次却不敢造次,不能把生活中的习惯带到工作中去。胡老头从店里拿出一个旧包包,从一个本本里翻出身份证交给我,仍然笑着说:“没有什么甜头不想干。”我不知说什么好,只能默默的离开。

下一站,步行到彭某家。彭妻问我:“你抽调到镇里干这份工作有没有待遇?”我不好说,因为没有人对我说干这份工作有多大的待遇。我没有作答。彭某给了我身份证。

第三站,市场卖豆腐的刘某。刘某的生意真好,买豆腐的人不断。我不好打断他,站在旁边等了半个小时,他的生意稍微少点了,我趁着空隙才说:“刘师傅,统计局分配你记账的事,你的帐记录了没有?”他说:“帐没有记,我的大脑有问题,算了吧,找别人去吧。”我反复的解释,宣传、动员,我说:“你给我身份证,我替你领一步新手机来,我每天来帮助你记账。”他仍然拒接。

再一站,堤街的蔡氏。我不知道她的住处。我打通她的电话。我往她住的堤街方向走。我遇到了堤街的龚大爷。我问:“您认识这位蔡女士吗?”龚大爷说:“认识,住在吕某家。”吕某曾经是向群旅社的主,我以为蔡氏买的向群旅社的房子。我走到向群旅社门口,打通蔡氏的手机:“你在哪里,我已经到了向群旅社你家门口。”蔡氏很警惕的说:“我不住在向群旅社,你几天前没有来过我这里?那我不认识你,怎么能把身份证给你呢?”我说:“我没有来过你家里。是的,我也觉得你的身份证交给我不合符法律的程序,我也不赞同这样的办事程序,只是上面要求我们这样子。”是的,十月二十七日,我们在市统计局受命的时候,工作人员在会上说,我们把身份证收起来,电信的工作人员到乡镇去发新手机,去上号,后来变了,要我们把身份证收起来到市里去办理。我说:“我要镇统计干事给你打电话,行吗。”她说:“打个电话怎么行啊,上次来我家里的两个工作人员其中的一个来我家里,我便把身份证交给你。”

我步行回家,打镇统计干事的电话,向他汇报情况。镇统计干事说:“你找建设路街道居委会的李爹去去吧。”李爹住在我的隔壁。我来到李爹家里。李爹还没有起床。我站在李爹门口等着李爹起床、上厕所、泡了一杯浓茶,便到蔡氏的住房,可是,蔡氏送孙子上学去还没有回家。我约李爹前往市场。买豆腐的人还是不少。李爹坐在刘某的那条长板凳上,又等了半个小时,看样子这豆腐生意一会还停不下来,我们去找蔡氏,还好,蔡氏看在李爹的份上,把身份证交给了我,不过,蔡氏对我们说:“出了什么问题就找李爹负责任。”还好,蔡氏的纸质帐记得不错。我们再去找刘某,刘某的生意少些了。李爹说明来意,要刘某把身份证交给我去给他领手机,刘某还是拒绝了。

我步行到粮站,羌某和老伴在粮站门前的早餐点过早。羌某是原镇粮站的副主任,早已退休。我们打过多年交道。我丝毫不敢怠慢,还喊了一声“羌爹”,说明来意,羌某勉强应承了,嘴里一边说着:“我不想把你太为难。”言外之意这事是看我的面子,一边从衣服口袋里掏出身份证交给我。老伴嘟啷着:“不搞这个事情,麻烦得不得了,你的工龄工资都没有加进退休工资,还干这个事干嘛!”的确,老羌曾经为了退休工资的事,多次找过我,希望能够帮助他写一个工资调整的请求。后来,老羌说是加了一点点,没有求我替他写请求了。我对羌某的老伴说:“如有可能的话,我还是愿意为羌爹的退休工资出点力。”羌的老伴还是嘟啷个不停。我默默的离开了。

刻章 http://www.58kezhang.com/city.html 民办学历办理 毕业证办理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