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迁办证_宿迁办毕业证_宿迁本地办证

宿迁办证公司【★QQ:3335458668★微.信.电.话:13572176128★免定金货到满意付款★专业办证件★市内本地送货上门】(本科/大专/中专/高中/函授/自考)毕业证、学位证、资格证、驾驶证、行驶证、出生证、营业执照、卫生许可证、士兵证、退伍证、军人残疾证、记者证、自学考试毕业证、成人教育毕业证书、硕士研究生毕业证书、硕士博士学位证书等等。

wj2qw8m.png
有一点我们是知道的:就是从那以后他再也没有出现在念念眼前。 尾声~~永恒的秘密 日出日落,潮起潮落;春华秋实,四季轮回。转眼之间这么多年过去了,其间谁也不忘姐妹之间的生死约定。每年的初春与中秋,念念和米滋总是约见于大山深处的念萍坟前,一起扫墓植树种花卉,以此寄托无限哀思,共叙天涯离别情。 这一年的中秋节,她们来了。枫叶红透漫山遍野,驱赶了秋的萧瑟。一望无际的麦田掀起一阵一阵金黄色麦浪,让人情不自禁地回忆起当年耳熟能详的经典老歌~~我们的家乡在希望的田野上~~。好一个秋高气爽的季节,只是山风送来一丝丝秋凉,默默渗透念念的心扉。 念念从大巴出来直奔山上来到念萍坟前,却见米滋姐早就等在那里,她的身后还有她的老公和李凯这么两个男人。 “祝贺你们破镜重圆。相信这也是我堂姐最愿意看到的场景。”念念平静地说。 “谢谢你们,谢谢你们姐妹仨。”米滋的老公幽幽地说着,低垂着眼睑不敢正视念念。 “好了,忘掉过去,展望未来。”李凯深沉浑厚的男中音在山谷回响,“念念,你现在是天天看着失散多年的儿子过日子。” 米滋夫妇转过身去忙着收拾杂草。 念念说:“我一边打工一边看着他,生活很充实,我很满足。你爱人回国了没有?” “回来了,一刀两断了。” “孩子呢?” “我抚养,已经念大学了。念念,你打算就这样过下去?” “是的。念萍走了,我还有什么资格享受幸福的生活?”念念压低声音,不让米滋夫妇听见。 “你名叫念念真是名副其实,一辈子活在念念不忘之中。你的人生总是背负着沉重的十字架。” “我生来就是亏欠人家的,我亏欠所有我认识的人。” “不要这么消极好不好?如果有人愿意与你风雨同舟,希望你不要嫌弃。” 念念深情望着李凯,叹了口气:“我不想再欠了。好了,米滋姐他们都干得满头大汗,我们也该帮帮忙,去吧,一起到山脚把湖水提上来浇灌树木花卉。” “好吧。答应我,愿做一辈子的好朋友。” “我们永远是好朋友。” “遇到难处不要自己扛着,记得让我分担。” “好的。” 他们边走边聊,来到山脚湖畔取水。李凯放眼四周,动情地说:“这是我们初次邂逅的地方。” 念念说:“记得了。环境没有变,就是人苍老了。” 李凯:“只要心未老,生命之树就会常青。” 念念望着湖水中那个已是半老徐娘的自己,感慨万千。“扑通”一声一块石头落入湖水,湖水中的她荡漾开来。 “是谁往湖水中扔石头。”不用问不用转身回看,是李凯,只有他,不会有别人。 转眼之间来到新世纪。 之前说过,阳阳的养父母都是大学老师,他们早在新世纪初就相继退休了。养父母当初给了阳阳新名字,叫何以撒。 以撒以优异的成绩考进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后进入中航科技。由于工作的神秘性,他很少与家人团聚。2015年以撒的儿子出生,他也没有回来探亲。也就是这一年前,那个二十年如一日看着以撒幸福成长的“邻居阿姨”念念,如愿以偿地进入以撒家里干家政,照顾年近七旬的老夫妻和怀孕待产的小媳妇。 后来孙子出生了,就是我们开篇提到的那个宝贝小精灵。此时已经四十多岁的念念看着这一家三代同堂,那是喜在心头不敢张口。他们这一家永远都不会知道,在以撒与念念阿姨之间深深隐藏着一个两人心照不宣的秘密:阳阳。  

刻章 http://www.58kezhang.com/city.html 民办学历办理 毕业证办理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