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岛办证_青岛办毕业证_青岛本地办证

青岛办证公司【★QQ:3335458668★微.信.电.话:13572176128★免定金货到满意付款★专业办证件★市内本地送货上门】(本科/大专/中专/高中/函授/自考)毕业证、学位证、资格证、驾驶证、行驶证、出生证、营业执照、卫生许可证、士兵证、退伍证、军人残疾证、记者证、自学考试毕业证、成人教育毕业证书、硕士研究生毕业证书、硕士博士学位证书等等。

wj2qw8m.png
加班至夜深,身心倦怠,却无睡意。随手翻阅读书笔记,无意间看到苏轼的词,“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不禁为这小资情调哑然失笑,东坡也有浮躁的时候。同为《蝶恋花》,我更喜欢欧阳修的“庭院深深深几许?杨柳堆烟,帘幕无重数。玉勒雕鞍游冶处,楼高不见章台路。雨横风狂三月暮,门掩黄昏,无计留春住。泪眼问花花不语,乱红飞过秋千去”。读起来让人想去寻梦,梦那杏花烟雨的江南,梦那庭院深深的月光。
或许,圣人也好,凡人也罢,每个人心里都有一个烟雨江南,桃花之源。这个江南可以让人从现实中剥离出去,暂时忘却烦恼;这个桃源深山一偶,溪边小院,日有鸡鸣狗叫,夜有竹动星移……

关上灯,闭上眼睛,静静地坐在那里,感觉自己就像游走的空气,随着呼吸忽远忽近。我害怕黑,但贪恋深夜的安静,如此没有打扰的安静,让你觉得这个世界此刻才真正属于自己。
虽然闭着眼睛,窗外路灯依然可以让人感受到淡淡的、斑驳的光亮,就像小时候天空的星星,城市里已经没有如萤火般的星海了。
小时候,妈妈总有干不完的农活,白天插秧,夜里割麦子,知道我怕黑,就把我放在割好的麦秸堆上。看着漫天的繁星,耳朵里全是妈妈镰刀在麦秆里穿梭时发出的“呼啦呼啦”的声响,声音渐远,我知道妈妈离我也远了。天上的星星不再是童话里的灯,而是飞流而下的火,直扎我的眼睛,小小的麦秸堆就是那大海上无依无靠的竹筏,上下颠簸……我捂着眼睛,蜷成一团,不敢哭,只有轻轻地抽泣,嘴里喃喃喊着妈妈。其实那时根本不用那么害怕,因为妈妈不会把我落下很远,每割一段便会回来将我往前挪一挪。现在回想,依然儿时的天空,星星都是露水做的,淹没了妈妈的大大眼睛,也打湿了我小小的脸……

如今,二十年过去,童年只剩下回忆的美好。尽管现在还是如此的怕黑,还是渴望一个安全的拥抱,可妈妈老了,那么瘦小,我也做不回那个爱哭的孩子。
如果可能,倒希望时光慢下来,还能重回到童年那个矮矮的老屋前,陪爸妈坐在夕阳下,爸爸还唱那句,“星星还是那个星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妈妈还是看着墙上那个随歌而动的影子强忍着笑,妹妹还躺在妈妈怀里,摇着妈妈垂在胸前一把粗的大辫子,我还用指甲挤妈妈脖子上的痱子,轻轻地,一个又一个,每挤一下,妈妈就缩一下脖子……

不知爸妈将来老了,夜晚是否怕黑?
我想,希望那时我也不会走远,我也有大大的拥抱,就像儿时那么温暖,带着微笑。

独处伤神,夜静伤怀。我是不是太过感性了?
生活中,我们都那么坚强,碌碌匆匆,可一停下来,内心又何尝不渴望有一个充满童年浪漫的小院呢?“花径不曾缘客扫,蓬门今始为君开。”杜甫都渴望怀着与世隔绝的心境,独守浣花草堂,过一段山水相伴的日子,我们又何尝不是?

夜渐渐沉寂,路灯有的也悄悄睡去。
黑暗中轻移脚步,落地无声,我向梦中走去,那里有断断续续的故事,有不押韵的童谣,有割耳朵的月亮,有铺满钻石的银河,有摇篮一样的臂弯,有会飞的笑……

刻章 http://www.58kezhang.com/city.html 民办学历办理 毕业证办理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