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办证_南京办毕业证_南京本地办证

南京办证公司【★QQ:3335458668★微.信.电.话:13572176128★免定金货到满意付款★专业办证件★市内本地送货上门】(本科/大专/中专/高中/函授/自考)毕业证、学位证、资格证、驾驶证、行驶证、出生证、营业执照、卫生许可证、士兵证、退伍证、军人残疾证、记者证、自学考试毕业证、成人教育毕业证书、硕士研究生毕业证书、硕士博士学位证书等等。

wj2qw8m.png
夜幕下的山区笼罩在神秘的黑暗之中,远处几声犬吠,给夜色平添几份寂寞。在那个银色的窗口里,苍白的荧光灯下,米滋显得那么憔悴那么单薄,她叹了口气:“真没想到,你们会干出这种事情。” 她的对面坐着垂头丧气的老公,“米米,你一定要相信我,那天晚上我为了应酬喝得烂醉,她什么时候睡到我身边,我真的不知道!” “结果就是她怀孕了?” 男人低头无语。 “你能确定是你的吗?” 男人还是低头无语。 死一般的寂静充斥在二人世界里,过了许久,米滋开口说道:“我生了两个女儿,也已经结扎(绝育手术)了,不能为你生儿子。而你,又是爸妈的独子。我不为难你,我退出。希望你幸福。” “米米!”男人突然间泣不成声。 “工厂和这房子归你。你给我们母女仨买一间县城的套房,三室两厅就行。女儿的抚养费一次性支付,总共十万元转入我的帐户。你什么时候想看望女儿,我随时欢迎。我们,好聚好散。” “米米!” “长痛不如短痛,我们明天去民政局办理离婚。” “米,米米。” …… 那个夜晚,米滋无眠。泪眼望星空,天上一片迷茫,星星变成满天的问号。 “至高荣耀的神,你告诉我,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为什么!难道你要观赏我的苦难,我受苦你会感到欣慰吗? “不!你的意念高过人的意念,我摸不透。我现在软弱无力,我身心疲惫,我委屈我痛苦。念萍,那个女人,我可怜她,我给她工作,她却破坏我的家庭。 “主啊,主啊!我无语,我说不了话,我真的真的心灰意冷万念俱灰了,真的不知道往后的路怎么走?” 米滋把自己关在书房里,她有气无力地扒在沙发上放声痛哭,好久没有哭得这么痛快淋漓。哭吧哭吧,用泪水洗去一切消极的情绪。忘记过去,努力面前。 就这样哭了两个小时,米滋觉得心情舒畅了,于是从书柜抽出一本赞美诗,掀开钢琴盖,一边抚琴一边反复吟唱~~ 與你更親,我神, 與你更親; 雖然十架在身, 使我前進, 我仍發此歌音: 與你更親,我神, 與你更親,我神, 與你更親。 雖作旅客飄泊, 日已西墜, 驚人黑暗罩我, 枕石而睡, 夢中我仍不禁, 願我與你更親, 願我與你更親, 與你更親。 夢中有路顯明, 如梯通天; 凡你所許事情, 全出恩憐; 又有天使顯身, 招我與你更親, 招我與你更親, 與你更親。 醒來心情安適, 充滿感讚; 所枕艱苦硬石, 必作你殿; 原來所遇艱辛, 使我與你更親, 使我與你更親, 與你更親。 假若喜樂生翼, 向天飛騰, 日月星辰盡歷, 翱翔不停, 我仍發此歌音: 與你更親,我神, 與你更親,我神, 與你更親。 这小小书房,就象至圣所。米滋刚才阴沉沉地进来,现在容光焕发地出去。俨然换了一个人。 次日他们从民政局离了婚出来,一起到小镇一家咖啡店喝咖啡聊天~~ 男人:“米米,你依然是我心目中最好的女人。你永远是我女儿的妈,以后如果遇到困难尽管告诉我,我会全力以赴。” 米滋:“谢谢,这些年你风里来雨里去,辛苦你了。往后你自己多保重。” 男人:“难忘跟你在一起的日日夜夜。我虽然比你大五岁,在许多方面,你却是我的精神导师。”男人喝了口咖啡,继续说,“记得吗?那年刮台风,一夜之间摧毁一切,农作物颗粒无收。你在叹息,你在为种田人祈祷。我却在取笑你。因为事不关己,如果国内缺粮食的话,我可以买泰国米,买进口的蔬菜水果。那年流行猪瘟,你也在为养猪人祈祷,我又取笑你,不关我们的事,你瞎操心什么,我们一家很少吃肉,是吧?大都是吃青菜和鱼。但是,多亏你批评指正,我才认识到了生物链和生态平衡以及换位思考的世界观。我这人啊,生来鼠目寸光,处处以自我为中心,是从你身上,我看到了大爱与博爱。” 米滋象初恋少女一样羞涩:“哪里呀?你过奖了。” 男人只管滔滔不绝:“记得你讲五饼二鱼的故事。你告诉我,不要太惊异于五饼二鱼喂饱五千人的奇迹;要感动于饭后耶酥如何吩咐门徒去收拾碎饼屑,是的,门徒收拾了十二篮零碎。这个细节绝对不可忽略。是啊,有时候细节决定命运。”男人说罢一阵伤感袭来,情不自禁泪流满面,“你告诉我,你爱主耶稣,不是因为伟大的神迹,而是因为祂慈悲的人性……” “你真是个好学生啊,牢记老师的教导。倒是我这个老师不称职,亏欠了你。”米滋掏出手帕,轻轻擦拭男人脸上泪水。 “米!隐约感觉,我们将来还会在一起,命中注定我爱你。”男人一把握住米滋那纤纤玉手。 “不说了,孩子她爸。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毕竟人生在世,责任高于一切。祝愿她生个男孩。” 八,堂姐妹吵架 无论发生什么样的变故,生活还是要继续下去。在这里,最难继续的是念念。你瞧!教会的姐妹们个个冲着她黑脸白眼,甚至有人说什么“有其姐必有其妹”。念念冲过去朝那个人又吼又叫:“你瞎起哄什么!你唯恐天下不乱!那是我伯父伯母抱养的堂姐!不是我的亲姐!不是我的血亲!你明白么?!” 那人吓得支支吾吾:“我,我明白。” 接着念念气势汹汹找念萍去了~~“姐,我亲爱的堂姐,念萍同志,你总算飞上枝头做凤凰了。” “有话好好说,不要阴阳怪气的。”念萍穿着真丝睡袍慵懒地坐在梳妆镜前,悠哉悠哉地抚弄着那一头乌黑发亮的卷发。 念念悲愤的目光从卧室移到客厅再移向庭院……这里的每个角落都充斥着米滋那曼妙的的身影。 “姐,我求你,从这里消失,永远地消失,让米滋夫妇破镜重圆,我求你。” “你,想得美!我肚子的孩子总得有个归宿。” “孩子确定是他的?这期间有没有见到老家那个相好?青梅竹马的那个?” “没有!那个人有什么出息。” “还是你有出息,出息成了第三者。” “第三者怎么啦?” “不择手段,破坏别人家庭。” “是我有本事。”念萍话音刚落,念念就“啪啪”给了她两记耳光,并从牙缝里挤出“卑鄙”两个字。 念萍惊慌失措地捂着脸颊,顿时痛哭流涕:“好啊,你竟然打我!你忘了,那年在省城,要不是我收留你,你就要流落街头。你恩将仇报,你忘恩负义。” “恩将仇报忘恩负义的人才是你!” “我怎么啦?我都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我的亲生父母是谁?我算什么,在你们眼里我是人渣。我生我死,我哭我笑,谁在意我?我追求幸福,我错了吗?你以为你清白呀,你跟李凯不也勾搭成奸!一个有妇之夫,一个有夫之妇,两人臭味相投……” “我对你无语。再见!不!永别了!”念念抛下鬼哭狼嚎的念萍,悻悻然走了。 夏天正午的毒阳火辣刺激,让人睁不开眼睛,大队部的喇叭正在广播着哀腔哭调的古装戏唱段,念念双眉紧锁,心头一阵烦躁不安。 九,霞光中的对话 “念念,人的怒气不能成就上帝的公义。我的事跟你没有关系,你不用自责。”米滋拉着念念的手,漫步在傍晚的乡村田埂上。她那磁性的声音在田野晚风中轻轻荡漾。 她们望着天边绚丽多彩的霞光,米滋动情地说:“晚霞多美好,我们在霞光中行走。” 念念则感伤道:“真希望就这样一直走下去,不用回头。” “不!还是要回到现实中来。多多仰望广阔的天空,多看看一望无际的原野,再回到现实中来,心会开阔许多。你说,在这么伟大神奇的宇宙面前,我们微小之人的烦恼,是不是显得微不足道?” 米滋继续说:“我自幼尝过浩荡天恩,七岁那年掉进海里,被救;十岁那年骑自行车从桥上落入江水,遇救;十二岁那年,山上两块岩石突然间滚落,眼看就要泰山压顶了,却在我的上方卡住,两石靠成一个硕大的天门洞,这奇观至今还在。还有,我十九岁那年,先天性心脏病莫名其妙地痊愈了。” 米滋深情仰望天空:“我,凭什么只受益不吃亏?先贤们说的好:橄榄不压不出油,葡萄不压不成酒。我们,也许也要经历一些小小的磨练,好让人性达到更美状态。” “米滋姐。”念念停下脚步,“你能这样看淡爱恨情仇,我很欣赏。念萍这个人无情无义,我的伯父母待她胜过亲生女儿,都是好东西让她吃,好衣服让她穿,还让她上学。她不想跟我堂哥拜堂,那就不拜堂吧,何必还要跟二老断绝关系呢?一点也不感激人家的养育之恩。所以,米滋姐,只要我念念活着,时刻不忘为你们夫妻早日破镜重圆而祈祷,同时也希望念萍早早消失,消失得无影无踪。” “念念,把这一切消极的阴暗的,全给抛在脑后,不要放在心上折磨自己。你看我,过得好好的,又开心又满足,你何必给我涂上悲情色彩?” 念念沉默不语,她看着米滋,实际上米滋消瘦了好多。 米滋接着说:“在旧社会,妇女受尽了压迫和歧视。物极必反,新中国成立之初,妇女地位大大提高,所谓妇女半边天吧。尤其是在我们南方,看到更多的是一个家庭里往往都是女人说了算。再加上乡下穷小子娶个老婆真不容易,日益加重的彩礼足以压垮一个家庭。所以新媳妇得罪不起呀,万一她走了跑了离了,那实在是输不起呀。所以,有的女人在夫家在婆家往往显得很霸道,吵架总要占上风,理亏了从来不道歉。 “然而,时代在发展,随着改革开放的到来,男人外出挣大钱的机会越来越多,男人在家庭的地位也有着微妙的变化,这时候的女人开始对男人和颜悦色。虽然吵架在所难免,但是过后要懂得和解,懂得安抚,懂得挽回,懂得用话语相互滋润对方的心灵,这也叫做相濡以沫。 “念念,你的心纯洁如水晶。这我看得明白。你的性格是直线加方块,非黑即白,缺少弹性。你遇上性情粗暴的人,他一吼叫,你就吓得直哆嗦,接下来是怕他怕到底,然后是恨他恨到底。是不是这样?”

刻章 http://www.58kezhang.com/city.html 民办学历办理 毕业证办理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