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昌办毕业证_南昌办理毕业证

南昌办毕业证【★QQ:3335458668★微.信.电.话:13572176128★免定金货到满意付款★专业办证件★市内本地送货上门】(本科/大专/中专/高中/函授/自考)毕业证、学位证、资格证、驾驶证、行驶证、出生证、营业执照、卫生许可证、士兵证、退伍证、军人残疾证、记者证、自学考试毕业证、成人教育毕业证书、硕士研究生毕业证书、硕士博士学位证书等等。

wj2qw8m.png

经过居委会书记的推荐,镇统计干事的确认,县市统计局工作人员的目测、简单的交流与沟通之后,我被聘为本镇建设路居委会住户收支与生活状况调查辅导员。我感到荣幸,活了一大把年龄,人生几乎没有什么价值,尤其是下岗十几年以来,自生自灭,只能经营自己的生活,活得很琐屑和卑微。在年过半百之后,有了一个跑腿的差事,总算能够为社会发点光和热心情能不舒畅吗?毕竟年轻的时候很希望人生有较大的价值,并且一直在努力,只是自己的性格不合时宜,力量太小,所以,才沦落得象乞丐似的。既然接受了聘用,就踏踏实实去干吧。

十月的最后一天上午,市统计局的王队打通我的手机,语气坚定的布置工作任务:“今明两天的时间,将十户的身份证收起来带到市统计局来,去领新手机,上新号,马上要实行电子记账【手机记账】。”我说:“镇统计干事今天在开会,等他会开结束了,晚上我们一起完成这件事情。”王队不满意的说:“别管他开不开会,总之这两天一定完成这个任务。”我底气不足的表态:“请你放心吧,我一定按时完成任务。”我的底气不足是因为我还没有接触过十个住户,市统计局的另一位领导当着我的面一再强调过:“一定与镇统计干事一起去走访十个住户。”我深深懂得,工作程序是这样的,这是交接手术,麻糊不得的。

从十月二十七日,我和镇统计干事到市统计局开会学习回家后,我先后两次打镇统计干事的电话说了我的想法,和镇统计干事一起去走访十个住户,这是会上布置的工作任务,十月底将十户的纸质记账本收起来,十一月份开始电子记账即手机记账。镇统计干事只是口头答应,却并没有行动,事情就这样搁着没有进展。

建设路的十个住户据说是随机抽出来,究竟是怎样选出来的,我不明就里,这个不是我操心的范围,我的工作是按照上面布置的来完成就行。中午时分,我刚准备吃午饭,镇统计干事的私家车停在了我的店门口,约我去走访十个住户。我上了镇统计干事的车。车开动了二十米远,我看到了十户之一的胡老头坐在他门店的对面与一个人闲谈,我手头有十户的花名册和电话号码,一半以上的住户我认识。胡老头六十五岁,生得体大魁梧,秃顶,在镇食品所租的门店卖服装。镇统计干事与我坐在车里和他打招呼。镇统计干事问:“十月的帐记录下来没有?”胡老头站起身,笑笑,轻描淡写,有点不屑的说道:“搞不好。”说完,又皮笑肉不笑,说:“你们继续办事去吧。”说完,还做了个送客的手势。

车开到那条老街,我们下了车,住户陶老爷子的门锁着,没有见到人。住户黄某家的门锁着,没有见到人。我们的车往前开到市场,打豆腐的住户刘某家的门锁着,镇统计干事问他的邻居,邻居谐趣的说:“找他干什么?不知道。”车继续往前开到粮站,住户羌某没有见到,住户何某没有见到。车回到主街道建设路,继续往前开到原镇棉花采购站,住户周某不在。镇统计干事给周某打电话,问:“你现在在哪儿?”对方手机传话过来:“我在武汉打工。”统计干事:“你的住房里有别的人住吗?”对方:“没有。”镇统计干事:“你的父亲住在哪里?”对方:“在舟山村。”舟山村在我们镇的对河,东荆河是我们市与临市的分界线,隔河渡水的,多不方便。车回到主街道建设路,在住户刘某店门口停下,刘某家开的宾馆,刘某是镇统计干事的堂舅兄。镇统计干事的堂舅兄舅嫂不在家,一个老太婆在打扫清洁卫生。我们在宾馆客厅浏览了一下便告辞。车开到住户彭某家,彭某原来是镇棉花采购站的职工,下岗后办过实体经济的预制厂,经济实力比较雄厚。听说他的父亲享受南下干部的待遇。彭某的妻子在家,账本还没有发给他们家。彭某的妻子说:“恐怕记不好帐。”我给了她一个账本,简单的讲解了几句,我说:“明天到市里拿新手机需要彭老板的身份证。”彭某的妻子说:“等老板回家了再说。”镇统计干事开车回家了,我步行回家,我们回家的方向不同。

胡老头租的门店与我的门店是斜对门。可以喊得应。晚饭前,我索要胡老头的身份证,胡老头说:“在门店里。”我说:“吃了晚饭到您的店子里来拿。”当我吃过晚饭,胡老头已经关了店门不知去向。身份证没有拿到。
刻章 http://www.58kezhang.com/city.html 民办学历办理 毕业证办理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