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省办证公司_江苏省办毕业证

江苏省办证公司【★QQ:3335458668★微.信.电.话:13572176128★免定金货到满意付款★专业办证件★市内本地送货上门】(本科/大专/中专/高中/函授/自考)毕业证、学位证、资格证、驾驶证、行驶证、出生证、营业执照、卫生许可证、士兵证、退伍证、军人残疾证、记者证、自学考试毕业证、成人教育毕业证书、硕士研究生毕业证书、硕士博士学位证书等等。

wj2qw8m.png

米滋伸手扶起她:“快起来,我又不是神,不受跪拜,你当敬拜独一无二的真神。”说罢倒了一杯开水递给她,随后走进卧室再拿出五百元钱:“总共一千元,你拿去用吧。” 女贼泣不成声:“谢,谢姐,等…等我妈病好了,我一定来还钱。姐,你真的是,你是天仙下凡。” 米滋目送着她走出客厅走出入口花园,但是刚走到庭院的那女人突然踅回来,擦了擦眼泪指了指大门上贴着的基督教日历单,瞬间象个羞涩的少女,倚门回首道:“姐,你是信这十字架?我,我也想跟着你信。好吗?我保证以后不再干坏事。” 米滋上前搂住那女人:“妹子,从今以后,我们是好姐妹。你放心,我绝对不会对任何人说起今天的事。” 米滋这磁性的声音一下子灿烂了清晨的时空。东方出现鱼肚白,须臾便是万丈霞光冲破厚厚云层,普照着大地。 霞光中,有两个女子泪眼婆娑…… 五,梦的指引 每周天到小镇教堂礼拜的时候,米滋都忙碌得很,她要在二楼儿童室里照管那些教友们从家里拖来的小“油瓶”。念念则是无牵无挂地坐在一楼大厅听牧师讲道~~“爱是恒久忍耐,又有恩慈…爱是不计算人的恶…爱是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爱是永不败落……” 然而渐渐地,念念发觉自己成了他们中的另类,没有一个姐妹愿意与她同坐一条凳子,好象她长了大麻风,令她们避之不及。 她知道,是自己奇特的寄居身份,招来她们疑神疑鬼。还有,偶尔与李凯之间的友情往来,也让她们不能接受。 “没人理没人同坐也好,也让我的鼻子清静清静,免得闻到那些狐臭汗臭和口臭。” 礼拜结束,念念脸色阴沉地走出教堂,“假如有一天,她们掉进河里,我一个也不想救上来。我宁愿救猫救狗,也不救这一群狗眼看人低的婆娘。” 李凯骑着小摩托车来到她跟前。念念大大方方地坐在他后面:“凯哥,以后不要来接我。我那辆旧自行车修一修还可以用,你不必麻烦。” “你是害怕别人闲言碎语?” “没有,我身正不怕影子斜。” 摩托车奔驰在逶迤山路,两朵青春的心花迎风怒放。道路两旁的马尾松指天挺立,含笑山野,傲视风云。 “念念,穹苍见证我对你的爱慕。” “凯哥,面对现实吧,想想看,如果我嫁了你,要是哪天你老婆回来了,我老公也找来了,他们一告状,我们就犯了重婚罪。更重要的是,我现在没有心情想到那些事,没有找到阳阳,我不会让自己去过幸福生活,我不配幸福,我对不起儿子,我欠他太多。” “念念,不要太自责。至于我,越是爱一个人,越不会勉为其难;否则的话,是对她的亵渎,也是对爱情的亵渎。的确,那天夜晚躲在山神庙后面的是我,我是害怕你遇到坏人,来暗中保护你。你是我的天使。我愿意一生一世用圣洁的真情来呵护你。我永远尊重你,决不为难你;我永远帮助你,希望你也不要感到为难。” “谢谢凯哥,你是我遇到最好的人,我这辈子不会再遇上第二个。” 阳光如此明媚,百灵鸟在尽情歌唱。山风穿越林间,发出呼啦啦的欢笑声。生活是如此美好,但生活永远不会达到圆满的地步。正因为人生处处不完满,才有了上下求索的艰辛与喜悦。 傍晚时分,米滋来学校找念念,她们手拉手漫步操场~~ “念念,牧师表扬你,说你每次礼拜都那么认真听道。” “谢谢,过奖过奖,我的思想也会开小差。” “是的,人都是有思想有感情的。十几年前,当我还是青春年少的时候,我每周来礼拜。那时候的牧师比现在这个严厉多了,是个女的。她见我爱穿连衣裙,就经常指名道姓批评我,姐妹们更是鄙视我。其实那些都是再普通不过的裙子,用碎花布剪裁而成,短袖,裙裾长到膝盖以下。没毛病,一点都不会显得伤风败俗。 “那时,我不想放弃连衣裙,我想放弃信仰。我的青春我做主,干嘛要将花样年华葬送在这个清规戒律里面?这是一种艰难的选择。 “那天晚上睡觉前,我祈祷两个小时,我哭着问主耶酥,我该怎么做才好,因为信仰使我的青春压抑,使我的人生失去自由奔放。 “梦中,我听见天使的歌唱,只听到声音没看到影像。我听到极其悦耳且从来没听过的歌声,是那样震撼我心且永世难忘。歌声过后,我听见一句话‘因祂受了鞭伤我们得医治’。我说天使啊,我幼稚无知,这句话请你解释给我听,到底是祂受鞭伤还是我受鞭伤?到底是:祂受鞭伤让我得医治?还是:因为祂,我受了鞭伤,而后我得到医治? “那声音说,二者兼而有之。话音刚落梦就醒了,我苦思冥想反复推敲,还是不明白。后来突然有一时刻灵光一闪恍然大悟:哦原来如此,那是把祂受苦的意志,主观应用到我自己的经历中,好象我和祂,祂和我一同经历苦难与忍耐,然后是忍耐生老练,老练又生盼望…… “于是,我既没有放弃信仰也没有放弃裙子。我忍受着批评与鄙视,每周照常礼拜。我从不在他们眼前流泪,都是骑着自行车在回家的路上独自流泪。日子一天天过去,不知不觉间我发现,我那先天性心脏病竟然痊愈了,是彻底的好了。奇妙啊,真是奇妙。因祂受了鞭伤,我们得医治。” 六,又见堂姐 草长莺飞二月天,山区的早春象哇哇落地的婴儿,唱响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百鸟争鸣百花争艳。山泉淙淙杨柳依依。 清风徐来,春困扰人,午睡的梦被人摇醒,念念睁开惺忪睡眼,猛然惊叫了起来:“念萍!你怎么在这里?” “念念,我托人从你爸妈那里打听到你的下落,投奔你来了。”念萍无可奈何地叹一口气,一屁股坐在床沿上,床板被压得吱呀作响。 “吃过饭了没有?到底怎么回事?” “刚吃了。嗨!他呀,他老婆娘家的兄弟带着一群人马,找到我们在省城的住处,刚好我不在,他们就把他打了并且抓回老家。接下来他们到处找我,扬言要打断我的腿,他才会死心塌地守着老婆孩子。” “真没想到,他那么老实本分的人也会抛弃家庭,是不是被你灌了迷魂汤?” “嗨!烦死了!不管他们,我只想下一站在哪里?” “下一站?干嘛不继续呆在省城?无论找工作还是找男人,大地方总是方便多了。” “念念,别挖苦你姐好不好!省城对我来说不安全了,这辈子打死也不想再找男人了,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你不找男人?那母猪会上树。明天晚上带你去见一个好姐妹,教会的姐妹,看看有什么门路。告诉你,我信基督耶稣了。” “那我听你的。”念萍一副麻木不仁的样子。 次日。夜深了,两姐妹挤在一张床上,谁也睡不着。 念念叹一口气:“原来,米滋姐老公的瓷砖厂已经迁回本地,本地的运营成本反而便宜,又能照顾家庭,真是两全其美。但是~~” 念萍:“但是什么?下周开始我在他们工厂做工,休息日来陪你。命运总是把我们拴在一起。” 念念:“好好做你的工!真后悔带你去见米滋。记住,别再惹是生非,否则的话,我就没有你这个堂姐。” 念萍:“哎哟哟,你想到哪里去!米滋姐的一根汗毛我都扛不动,人家从头到脚从里到外,无不透着洋气与优雅。你看我,土生土长土里土气土到家,一个土豆,还不自量力?还敢抢人家老公?” 念念:“那倒也是,虽然没见过米滋老公,但相信能做她的丈夫,其眼力绝不会差劲到会看上你。” 念萍:“你怎么说我,我都无所谓了,我现在是死猪不怕开水烫。” 念念:“千言万语一句话,请你安分守己。否则的话我坚决对你不客气。你说你土,但你年轻,你是百变妖精,一打扮起来就急着红杏出墙。还有,你浪荡江湖这么多年,肯定心眼多脸皮厚~~”念念瞥了一眼念萍那起伏不定的丰满胸部。 念萍:“你有完没完!你听着,我现在就发毒誓:如果有一天,我念萍勾引米滋老公,请老天爷一定一定要让我不得好死。这下你放心吧。” “呸呸呸!胡说八道!睡觉!” 七,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岁月如白驹过隙,一晃眼到了世纪末,也就是九十年代初期。大家依然如故,念念依然坚守着山村的校门和食堂,她依然日复一日翘首以待阳阳的消息;李凯依旧做着大队部的出纳工作。教堂还是那个教堂,邮局还是那个邮局。平静的生活表面,往往潜伏着意想不到的危机。
刻章 http://www.58kezhang.com/city.html 民办学历办理 毕业证办理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