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办毕业证_哈尔滨办理毕业证

哈尔滨办毕业证【★QQ:3335458668★微.信.电.话:13572176128★免定金货到满意付款★专业办证件★市内本地送货上门】(本科/大专/中专/高中/函授/自考)毕业证、学位证、资格证、驾驶证、行驶证、出生证、营业执照、卫生许可证、士兵证、退伍证、军人残疾证、记者证、自学考试毕业证、成人教育毕业证书、硕士研究生毕业证书、硕士博士学位证书等等。

wj2qw8m.png

我照着纸上的电话号码,打通了何某的手机,没有人接。

我步行到棉花采购站,打通黄某爱人那个年轻女子的手机,她说住在三楼。说实在的,她一个女子在家,我为了避避嫌疑,我说:“我不上楼了,你把账本带下来我看一下吧。她的帐记得不错。我和她敲定,明天带她一起去市统计局。

快到中午的时候,粮站的何某从株洲打来电话,我打过何某的手机,号码没有记住,从他的声音我听出是何某。何某与我都是从老家的那个村子里出来的,还算得上是亲戚。他曾担任会计多年。现在退休了。何某问我:“你找我什么事?”我:“统计局记账的事。”何某:“这个工作是你在做,我在家里答应统计局的工作人员记账的,只是过了几天我出门打工了。你到镇小学去找我的儿媳妇,我的儿子和儿媳妇都在镇小学教书,我的儿子不会做这份工作的,我的儿媳妇可以做这份工作。”我:“好的,我去小学找你的儿媳妇。”

晚饭前,我骑着摩托车来到镇小学,遇到了我的一位本族的姐夫。他笑着问我:“你找谁?”我:“我找肖老师【何某的儿媳妇】。”本族姐夫:“现在放学了,可能回粮站的家里去了。”我骑着摩托车来到粮站,遇到了一楼大厅正在吃饭的已故徐书记的老伴,我问道:“您知道何会计的媳妇在哪住?”老太婆答道:“在我的上面的五楼。”我停下摩托车,噔噔噔跨上五楼。左右有两家,左边一家有声音,我敲门,一位女士问道:“谁呀?”我:“是我,肖老师在家吗?”原来是何某的妻子开了门,说:“黄姐好【老何的妻子】!肖老师还没有回家。你找她什么事?”我:“统计局记账的事。我上午给老何打过电话,老何说是要我找肖老师。”何某的妻子手里牵着一个小娃娃,说:“我的儿媳妇拒绝记账,记账本给你吧。”我说:“别急,本子放在这里没有关系的。”她找了找,说:“咦,本子放到哪里了呢?”紧接着说:“找到了,在这里。”她伸手把本子递给了我,很客气的说:“麻烦你还上到五楼来,真不该。”我:“没事,你们不是每天在跨五楼吗?”她仍客气的说:“对不起,老何不在家,儿子儿媳妇都拒绝做这项工作。”我说:“没事。”我接过本子下楼去了。

交代了这天晚上交手机的,结果,十个住户的身份证还没有收一半,怎么去呀。我们镇天坛村的十户身份证已经收起来了,调查员肖老师早上来约过我,说是等我的十户身份证收集起来了一起去办理。晚上,我只好去给胡老头讲,还有身份证没有收起来,等明天收起来了再去。我步行到彭某家,给彭某讲了一声,今天没去成,待明天去。别人的身份证放在我手头上,一定会担心,我已经食言了,只能这样诚心诚意给他们解释了。我给黄辉的爱人打电话,说是明天去,今天没能去成。陶老爷子打通我的手机,问我今天怎么没有去他家里?我说:“我刚吃完饭,准备给您打电话告诉您的,您打过来了,我借机会给您解释一下,今天没能去市统计局,明天去。”陶老爷子口头说是没关系,我想心里还是不满意的。

妻子给我建议,用她的身份证去换周某的。我想这样也好。妻子还建议,用邻局的邻居赵木匠师傅替换卖豆腐的刘某的。我说:“这个得给镇统计干事报告一下。”我打通了镇统计干事的电话汇报了情况,镇统计干事不同意用赵木匠替换刘豆腐。于是,一大清早乘李爹上厕所的机会,叫来李爹,汇报刘豆腐的事。李爹说:“刘豆腐的大女儿在镇中心幼儿园上班,可以去找她。”我根本不认识刘豆腐的女儿。李爹打通了镇统计干事的电话,说:“没有甜头人家不肯做这项工作。”镇统计干事说:“一部国产华为的新手机,每月充八十元的话费供记账使用,每月有七十元的记账补贴。”妻子说:“你去给刘豆腐讲讲这样的待遇,看他干不干。”我来到市场,在刘豆腐的摊位旁等了好长时间,等他的生意做得差不多了,便给刘某讲,只要你的身份证拿回一部新手机,一个月八十元的话费供记账使用,一个月还有七十元的记账补贴。刘某仍然拒接。李爹听说了这个情况,说:“我第一次看到这十个住户的花名册,就知道工作难度不是一般的大,这十户的人的情况真的不好多说。”的确,镇统计干事向我透露,他们已经三次上门,十个住户还没有完全敲定下来。

妻子找赵木匠拿来身份证。赵木匠和老伴高兴得不得了,说是会感谢我的,会有烟抽的有酒喝的。

我骑着摩托车来到镇统计干事堂内兄的宾馆。镇统计干事的堂内嫂睡在大厅里值班的床上。我向他做了自我介绍。我认识她,不过,从来没有打过交道。我询问了记账的情况,她说:“我白天没有时间,你晚上再来告诉我记账。”我回家向镇统计干事电话汇报情况。统计干事说:“那个何某的答应了的,怎么就变卦了呢?别急,十一月十五日开始电子记账,还有几天呢。你再去找找何某的妻子,多多宣传、动员,争取做通她的思想工作,让她接受这个事情。”我说:“人家的身份证放在我手头不放心,总不能一拖再拖呀。”

我骑着摩托车又来见镇统计干事的堂内嫂家,何某的妻子经常到镇统计干事的堂内嫂的宾馆来,并且,那天镇统计干事、市统计局的工作人员和建设路居委会的干部来落实十个住户,镇粮站的老羌、何某、镇统计干事的堂内嫂一起接受了工作任务。镇统计干事的堂内嫂说:“我一定要支持我的姑爷的工作,我的姑爷【镇统计干事】、市统计局的工作人员、街道居委会的干部来我家里的时候,我、老何、老羌都在这里,我们一起接受的记账任务,老何是老会计,可是,他出远门了,我们以前都想他来带动帮助我们的,我看过记账本上有住房公积金等项目,觉得好复杂、麻烦,担心做不了,就打消了记账的念头。老何的妻子也是怕干不了,就推掉了。”我说:“镇统计干事刚才交代我,争取做通她的思想工作,只要她接受把身份证交给我替她领一部新手机来,记账工作都由我来完成。你有她的电话号码吗?”镇统计干事的堂内嫂说:“有。”于是,镇统计干事的堂内嫂打通了何某妻子的电话,说:“那个做记账工作的工作人员在我这里,现在只要你拿出身份证给他替你领一部新手机,每月充八十元的话费,另每月还有七十元的记账补贴。”何某的妻子说:“我现在在外面喝酒,身份证在家里,拿不到,等晚上回家了再说。”眼看着这一天又去不了市统计局,镇统计干事三番五次的说“别急,别急”,怎么不急呀?我一再食言,我的妻子也说:“十个住户的身份证快收了一个星期了,这事真难办。”

我决定,暂时不联系镇统计干事,他对这个事情不遵守时间界线。我直接联系了王队长,明天周五,如果去不了,我得把人家的身份证还给人家,等到下周再收起来那比这次就更难了。王队长也同意我的看法,当即拍板,住户不在家或者身份证暂时拿不到手的可以临时用其他人的身份证替代,办理新手机上新卡号了再说。

晚上,我步行到镇统计干事堂内嫂的宾馆,她拿出了记账本,我给她讲解怎样记账。支出项目摘要:个人缴纳的养老金、个人缴纳的失业保险、个人缴纳的住房公积金,这些项目没有的就不用理会。主要是记录生活开支。如早餐、买菜的明细:白菜的价格、数量、金额。消费的烟酒、手机充值、液化气等等,宾馆收入记纯收入,一个月记一次。我这样讲解之后,从她点头我似乎看到了指望。我说:“你再给黄姐打个电话,看她回家没有。镇统计干事的堂内嫂打通了老何妻子黄姐的手机,黄姐说:“我不能接受这项工作,我带着一个小孩,很麻烦的,做不了。”黄姐要是早上这样说,我可能早一天去统计局。

第二天早上,我到镇统计干事堂内嫂的宾馆拿身份证,我以为她的身份证是坛子里捉乌龟十拿九稳的,就好像放在身边,所以到最后才提出来,以避免在我手头时间放长,夜场梦多是也。可是,镇统计干事的堂内嫂说:“我的身份证不在家,拿出去办别的事情去了。我的老公的身份证也不在家。”我回到家里,镇统计干事给送来了一个身份证,这个身份证可以替换何某的。我向镇统计干事讲了他的堂内嫂的身份证不在家,还得几天后才能回来。镇统计干事说:“我给她打了电话,拿她婆婆的身份证去就行了。”当我再次来到宾馆,镇统计干事的堂内嫂开着私家车走了。我打通她的手机,说明了镇统计干事的安排,她说:“你到新建村我的公公婆婆的家里去,我给婆婆打电话,要她老人家把身份证交给你。”镇街道离新建村一公里路。我骑车来到新建村,问了两个人,打听到她公公婆婆的家。我走进屋里的房间内,公公正在房内用座机和人在通话,我站在房门口小心翼翼的称呼了一声“刘爹”,老头子向我摆摆手说:“你出

刻章 http://www.58kezhang.com/city.html 民办学历办理 毕业证办理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