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山办证_保山办毕业证_保山本地办证

保山办证公司【★QQ:3335458668★微.信.电.话:13572176128★免定金货到满意付款★专业办证件★市内本地送货上门】(本科/大专/中专/高中/函授/自考)毕业证、学位证、资格证、驾驶证、行驶证、出生证、营业执照、卫生许可证、士兵证、退伍证、军人残疾证、记者证、自学考试毕业证、成人教育毕业证书、硕士研究生毕业证书、硕士博士学位证书等等。

wj2qw8m.png
嫁给一个丧偶的中年男子,可是公公婆婆以及前妻留下的儿女们容不下她这个外来者,对她百般刁难。四面楚歌的念萍又得走了,往哪里走?路在何方?看来只得返回本省。在省城,她遇上了当年的青梅竹马,于是二人姘居了。男的当搬运工,女的去服装厂当缝纫工,日子过得阳光灿烂。虽然住的是一间十五平米的暗黑出租房。但是哪里有爱哪里就是女人的窝。 此时念念来了,局面变得尴尬了,十五平米的暗黑小屋,如何容得下三个大活人,并且是关系特殊的二女一男? “妹子,我们同是天涯沦落人。这里,你先做个落脚点吧,过后找到工作再另作打算。”趟过江湖的堂姐念萍显得满腔热情。男人只是点了点头,他对她言听计从百依百顺,也可以说是妇唱夫随,尽管不是名义上的夫妇。 之前在家乡时候,念念是从骨子里蔑视念萍,认为她心术不正。现在更不用说了,那简直是伤风败俗到了极点。再说念萍姘居的这男人,他在老家的妻子还是念念的闺蜜哟。念念对闺蜜和堂哥都充满了万般同情。然而,再怎么耿耿于怀,也只能无语,毕竟如今自己是寄人篱下的。 念念晚上在堂姐小屋里打地铺,白天帮他们做饭洗衣编织毛线衫。这期间念萍给她介绍几个单身汉,都被她拒绝了:“我是来找工作的。” “哎呀,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多个朋友多条门路。” “我怕我无以回报。” “你呀,死脑筋,死封建,你家男人都不把你放在眼里,你还为他这种渣男守身如玉,值得吗?” “不是为他,是为我自己,也是为父母,为儿子。” 一个月后念念总算联系到一个可靠的老乡,这人介绍她去一家大工厂的食堂打杂,并且还住进了集体宿舍。“真好啊,这地方管吃又管住,能省不少钱。” 日子的忙碌丝毫没有削减她对儿子的思念之情,从每月两百元的工资里抽出五元做零花钱,其余的全部存入银行。休息日室友们纷纷出去逛街购物,她却一个人躲在宿舍里拿出存折看了又看,象把玩古董一样爱不释手。一想到半年来居然攒了一千块钱,都幸福得笑出声来。“哦,再过三个月就要回家过年了,那时候就可见到父母和阳阳了。”一想到家人欢聚一堂,她更是激动得心花怒放。 人生如匆匆过客,如果心灵没有梦,肉眼中的世界就是沙漠和黑暗的深渊。那么活着的也不过是行尸走肉。人生在世,哪怕一丝微弱的希望之光,都会让卑微的生命瞬间灿烂了起来。 离春节还有两个月时间,念念早早就购买了父母的新衣服和阳阳的新衣服新鞋子和帽子,还有熊猫梅花鹿和小汽车等诸多玩具。她把这些打包好,放在床头,伴随着夜夜好梦。 工作半年来,她都没去看望念萍他们,也不愿想到他们。倒是有一天,念萍找到工厂来,递给她一封家乡的来信。念念心情忐忑地折开信封,是父亲写的,信中说阳阳被人拐去了……这晴天里的一个霹雳,把她击打得浑身瘫软魂飞魄散。她顾不了淑女的体面,竟在众目睽睽之下撕心裂肺地哭吼着:“阳阳,我的宝贝!你在哪里~~” 从此,世界在念念眼中失去了色彩,变成灰蒙蒙的一片空虚。这世界任凭她千呼万唤荡气回肠,就是不做任何回响。老天爷是怀着铁石心肠冷眼旁观着她的苦难。 “哦!世界之大,阳阳你在哪里?我的小阳阳!” “冬天来了,谁为你加添衣服?” “鞋子穿破了,谁为你拿去修补?” 不管堂姐如何劝导,念念就是不肯回家过年。 “念念,你不能让你的父母失去外甥再失去女儿,真是雪上加霜啊。” “闭上你的乌鸦嘴!我一定会找到我的阳阳。” 念念买了一辆永久牌的旧自行车,从此骑行过漫漫的思亲路。 没有阳阳,念念的生命就失去意义,生活就没有了方向。除了阳阳,这世上还有什么东西是属于念念的? 如今她惟一的使命就是寻找阳阳。哪怕寻遍天涯海角,哪怕寻得白头到老。 寻儿的路上,如捕风,如捉影。骑过山山水水,行过严冬酷暑。每进入一个村庄,她都要掏出阳阳照片,告诉当地人,这是她失踪的儿子,现在比照片大多了,有四岁多了。但是从村民们脸上所反馈来的信息,都是让她失望的。她所看到的是围观者的摇头与叹息,是一片同情的目光与无奈的唏嘘声。 每隔一段时间,她都会去所在地的邮局给娘家大队部打电话,询问孩子到家了吗,有线索了吗。失望之余还要麻烦对方转告她的父母:女儿一切安好,不要挂心。 念念在想,迄今为止她的人生从未见过奇迹,好运气从来不会找到她头上来。老天爷似乎特不看好她。“但是,老天爷,请保佑我的小阳阳,无论风中雨中,都要与他同在。” 每进去一个村庄,她都要先到水井旁或池塘边喝水洗脸梳理头发。她不想被人当成乞丐疯婆子,夜里她悄悄躲进当地的寺庙睡觉。每个村庄都有水井,每个村庄都有寺庙。 白天就这样寻寻觅觅过了一村又一寨。她脚穿耐磨的胶底回力鞋,自行车后座搭着从打工宿舍带出来的简便行礼,包括买给儿子的那些玩具。肚子饿了到山上釆集野果吃。多亏小时候放牛牧羊,才认识这么多的野果野菜。有时候顺路买几个光饼,就解决了一天的伙食。她只盼着有朝一日母子相会。 “只要能跟我的小阳阳生活在一起,此生别无所求。”望着星空,她默默祈祷。 这天夜里,寺院后面发出淅淅沥沥的声响,不是下雨的声音,也不是山风吹动树叶的声音。念念警觉地操起一根木棍躲进门后。自从绝望统治她的内心世界,她反而变得听天由命无所惧怕的了。 “只要你能告诉我阳阳在哪里,我才不管你是什么妖魔鬼怪,或是什么天兵天将,我都要感恩报答你的。”念念屏住呼吸静观其变。然而,一切都没发生。这一夜就这样过去了。她一夜无眠。 次日清晨,念念来到山脚湖畔洗漱一番。清澈的湖水倒映着她的倩影,她望着湖水中二十三岁的自己入神,“老天爷,只要能找到我的小阳阳,哪怕我脸上长黑痣,脖子长疙瘩,我都不在乎。我愿意变老变丑,只要我的小阳阳能回到我身边。” 白云在湖底逍遥,小鸟在林间歌唱。“小鸟啊白云哟,你们不知道人世间的苦是什么滋味。我出来多久了?走了多少路程?历经多少风雨?哦,都不记得了。这里是哪里?不知道哟,只知道是他乡异地。” “扑通”一声,湖水被击起阵阵涟漪,念念的身影在湖中荡漾开来。 “是谁往湖水扔石头?”她转身张望,看到树林里走出一个中年男人,三十五岁光景。他身材高大,面部相当骨感,鼻梁高高眼眶凹陷,双眸透出一份诚挚的光芒。 念念掏出阳阳照片走到他面前:“大哥,这是我失踪的儿子……” “我知道~~” “你知道啦!你知道我的小阳阳在哪里啦!快告诉我!好人。”念念兴高采烈地叫起来。 “我是说,我知道你是那个寻亲女子,远近闻名的那个外地女子。” “你怎么说话说了半截子的呢?”念念皱了皱眉头,脸上刚刚呈现出来的灿烂重新黯淡了下来。 男人突然握住念念的双手,深情地说:“你真是好女人好母亲,跋山涉水千里寻儿,老天爷真不该亏待你这样的好人。” 念念猛地缩回了双手:“你是昨夜在寺庙后面跟踪窥探我的那个鬼吧?!告诉你,我不好,我如果是好人,也不会把儿子弄丢了。你还是离我远一点,我有皮肤病哦,会传染哦,挨近我你会倒霉哟。” 男人一本正经地:“妹子,你这样一村又一村的找,找不出所以然,要改变策略。这样吧,我带你去十里外的小镇,写个寻人启事,附上你儿子照片,复印多张,到处张贴。或许有效果。还有,豋报寻人,寻找范围更广。费用我来付~~没,没事儿,等你找到儿子,合家团圆,再来还钱也不迟。” “谢谢大哥,你真是好人。刚才我对不起你。” “这样的话,”中年男子若有所思地说,“我们得在寻人启事末尾写上我村大队地址和电话号码。那么,你得在我们村的队址住下来,等待儿子好消息。” “太好了,但是这样妥当吗?我能做点什么吗?” “我是这里大队部的出纳,那我介绍你去我们村学校给老师们做饭,兼管传达室。食堂刚好就在学校大门口的旁边,传达室的隔壁。月工资一百元,是少了点。你看如何?” “太好了大哥,那我直接住在学校传达室好了。” “哦是的,那就住传达室吧。” “大哥啊,嗨!今生今世我怎么报答你,今后我愿意尽犬马之劳,来报答你的深情厚谊。” “妹子,区区小事,不要放在心上。能帮助到你,我很快乐。我名叫李凯。” “我叫念念。” “好名字,一种情意绵绵的感觉。” “孩子失踪,我的心被掏空。我现在就象是七老八十的人那样整天昏昏沉沉,对任何事情都不再感兴趣。” “那叫做百无聊赖。是人之常情。但还是要相信天无绝人之路,不久就会苦尽甘来。” 三,举目仰望 念念暂时安顿了下来。山区的夜晚到处静悄悄,只有山风不断吹拂着树林,只有鸟儿不知疲倦地歌唱着寂寞。寂静时空,思念在不停地咬噬着灵魂,不知不觉泪水爬满青春的脸颊。 “念念不哭。”他悄然出现在夜色中,身后是璀璨的群星点缀着的深邃夜空。 “凯哥你来了,请进。”

刻章 http://www.58kezhang.com/city.html 民办学历办理 毕业证办理

除非特別註明,本頁內容採用以下授權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